無底洞

【短文】傻瓜

CP:東京喰種/政曉


----------------------------------------------------------------------------

 


        “閉上眼睛。”


        當冷峻的聲音傳進耳朵里的時候,滝澤政道並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麽。

        的確好似要發生什麽飄飄然的事情,令他內心雀躍不已。

        這是夢境嗎,我親愛的亞伯拉罕*大人,請告訴我接下來的發展吧。




        現在是傍晚7點,滝澤政道本該像往常一樣乘坐電車回到家中,但今天在走出CCG20區支部的大門時卻突然被身後的人叫住了。當然,他沒回頭就認出來了是一同共事的真戶曉。原以為會被拖去加班搜查,但今天似乎是滝澤的幸運日,可喜可賀。於是現在他們就在這裡了——離20區支部不遠處的一個小公園。

        說實話滝澤對於被單獨叫出來一事感到一頭霧水,而真戶曉單刀直入地叫他閉上眼睛更是讓他感到十分困惑。

        他不禁懷疑某種可能性,也許,也許呢……

        雖然不明所以,但滝澤政道還是乖乖聽話,在真戶曉的注視下靜靜的閉上眼睛。不中用的他甚至還緊張得瑟瑟發抖,不停地在內心默唸主的名號。真希望她看不出來,他祈禱著。


        空氣像是凍結了五秒鐘。

        這五秒的時間好不漫長。滝澤覺得他大概已經默唸了一個世紀,從中途思緒就開始不受控制地上躥下跳,還莫名其妙考慮起了類似今天晚餐該如何解決、庫因克是不是該拿去地行博士那裡保養了,此類雞皮蒜毛的小事。

        可能我是被真戶耍了吧,他甚至這麼覺得。

        正當他感到沒必要順從地任由真戶擺佈,打算挑明了想法離開,微微張開眼睛的時候,滝澤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笨蛋


        面前的真戶正閉著雙眼,緩慢的湊過來,眼看就要碰上嘴唇了,滝澤意識到了什麽,顧不得驚訝大叫著向後一跳,一個不小心跌坐進了後面的沙地。隨之嗆進氣管的沙礫難受得讓他連眼淚都咳出來了。而加害者真戶呢,則是在旁邊抱著雙臂冷冷地盯著滝澤。那好像是在看傻子一樣的眼神。

        這個畫面可真是好笑,對吧。


        這之後怎麼樣了,滝澤已經想不起來具體的情況了,只知道他頭也不回地狂奔了兩公里,連電車都沒搭,徑直跑回了家中。回過神來他已經癱在衛生間的鏡子前面,與鏡子里的自己滿臉通紅的對視著。

        滝澤生平第一次見到自己這樣羞恥的表情,早就不知所措的想鑽進地縫裡了。

        自己,還真是糟糕啊。




        隔天,滝澤政道比平時起的還要早,到達20區支部的時間也比平時早上近一個小時。這個時間,搜查官們基本上都還不會出現,畢竟對於時常加班加點額外出任務的白鳩們來講,睡到最後一刻才是正常的吧。

        昨晚的滝澤,毫不意外地失眠了。不知道爲什麽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雖然他想方設法地要讓自己儘快入睡,但最後還是折騰到了天快亮的時候才順利成功。還沒等安穩地享受個半小時,就由於不可抗力因素不情願地睜開了眼睛。

        可惡的暴雨。

        其實就算是突然刮起了颱風、下起了大雨,對於平時熟睡的滝澤來說,並不會造成任何影響。但今天不一樣。也好在狂風暴雨肆虐了並不長的時間就平靜下來了,而在這期間滝澤則不知道繞著房間中央小小的桌子走了多少圈。

        無可避免的,今天還是要上班,滝澤硬著頭皮走出了家門。

        

        靜立在第二會議室的門口的,滝澤政道尷尬地不知道不知如何是好,在推門與不推兩個選項中搖擺不定。要知道,在辦公室也許還可以巧妙地避開真戶,但例行的早會是無論如何都無法逃掉的。

        正當滝澤政道還在躊躇的時候,某個不速之客將趴到了他的背上。

        又遇到了個不小的麻煩,滝澤無力地歎著氣。

        這傢伙足足與滝澤糾纏了一分多鐘才算罷休,隨後則是出乎他意料的,這位名叫鈴屋什造的少年硬生生地拉著他闖進了會議室,可謂是風風火火。

        滝澤一邊叫喊著反抗一邊被拖拽的洋相,實在是讓所有在座的人都受到了不少的驚嚇。而更讓滝澤感到尷尬得不能再尷尬的是,在滝澤感受到大家的視線,想要慢慢地抬起頭,視線所及之處,正好是坐在正對面毫無表情的真戶曉。

        而且,臉上還掛著重重的熊貓眼。應該一眼就被看透了吧……


        真是再也沒臉活在世上了,把我帶走吧,天使大人。



        

        待各位都冷靜下來,篠原先生也無奈地詢問完什造他這是在做什麽之後,真戶曉搶在早會開始前快速地做了個簡單的澄清發言,將昨天下班後與滝澤兩人之間發生的事情,堂而皇之地搬到大家面前來講。

        而當事人滝澤政道,除了當下被真戶的發言嚇到之外,足足呆滯到了早會要結束了才反應過來。

        原來那只是什造跟真戶之間作為猜輸答案的懲罰啊…………


        從會議室移動回各自的辦公室後,滝澤一下子癱坐到了轉椅上,盯著堆滿資料的桌面發呆。法寺先生經過他背後,將右手輕壓在滝澤的肩膀上,並沒多說什麽。大概,是在表示安慰吧,這是滝澤對其意味不明的舉動的初步解讀。

        所以,幹嘛這麼自作多情,煩惱了一整個晚上,我真是十足的傻瓜啊。

        滝澤這麼想著。




-FIN-



-----------------------------------------------------------------------------

*亞伯拉罕:Abraham,原名Abram。是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先知,是上帝從地上眾生中所揀選并給予祝福的人。

 
   
评论
热度(10)
文字堆積處。

平常是個亂塗鴉的。
無聊來興致了幹點副業,寫點東西,補點腦洞。

開坑快,填坑慢,文筆爛。
↑精准概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