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底洞

【CCG】舊事

閱前注意事項:

1.正劇CCG全員向,CP成份少,主要看個人喜好。

2.OOC有。

3.原創角色有,基本都是路人

4.劇情進展緩慢,語言表達能力,節奏掌控能力超硬傷。

5.更新速度緩慢。


-----------------------------------------------------------------------------

閱讀全文章節:00.  01.

-----------------------------------------------------------------------------


02.

我第一次見到他是在去年春季,那時的天氣燥熱得說是夏季也不為過。局內大廳充斥著因忙碌而來回走動的身影,緊張的氣氛與往常無異,只是這樣操勞著,匆匆忙忙地連停下來爲真戶先生哀悼的時間都空閒不出來。

那也是我久違的見到篠原先生,他還是如數年前我熟識的那樣溫厚。無比熟悉的聲音硬生生闖進來,正巧將我從回憶的漩渦中扯出來,抬頭看見的是充滿笑容的臉龐。

——又在哭鼻子了嗎。
愛哭鬼亞門。


那聲音使我不禁想起六年前進入喰種搜查官養成學院時,篠原先生那寬厚的手掌壓上肩頭的觸感。
不安嗎?
他笑著這麼問我。

我常常被親近的人嘲笑白長192cm身高,直到後來找到方向,進入學院後近乎瘋狂地鍛鍊體能,這情況才有所減緩。這期間不乏篠原先生對自己的鼓勵,但還是偶爾因為自己順從的性格和是甜食派這兩點被捉弄。比如真戶先生,就在這方面樂此不疲。

因為能看見與平時板着臉的亞門君截然不同的表情。
以此為由。


我與真戶先生相識是我進入CCG就職的第一天,年輕有為的有馬先生將其介紹給我。見到那蒼白的面容,在腦子中閃現出來的第一印象竟然是“死”,這點也足夠讓我吃驚。但平心而論,真戶先生留給眾人的都不是什麽好的印象,對於我也是如此,當然這些印象也在往後與真戶先生的相處中被慢慢消磨掉,旁敲側擊也了解到真戶先生過去曾與篠原先生一起組過搭檔。

進入期望已久的工作場所,讓我變得有些偏激、執拗,瘋狂地像是想在學習上立刻得到成果的小學生一樣,爲了得到前輩的某種肯定,拼命地投身於工作之中,幾乎無暇顧及其他瑣碎之事。每當有些空閒時間,就會跑去CCG孤兒收容所,陪伴那些被喰種無情奪取家人的可憐小傢伙們,也由此來激勵自我。

在一股腦扎進工作中的這段期間,真戶先生一直是在一旁耐心指導一知半解的自己,這實在讓我感激不已。

在與真戶先生相處了一段時日後,也偶然得知了真戶先生的一部份過去。那晚是真戶先生藉着女兒考上學院硬拉著自己去居酒屋喝酒聊天,也是我第一次在工作以外的時間與真戶先生相處。儘管從表情上看不出來真戶先生與平日有什麽不同,但從他一杯接一杯直到微醺這點就可見一斑了。當晚他很有興致地拉著我談到了很晚,高興的語氣中半摻著些許憂傷,也些微透漏了夫人的事情。這著實有些超出我預期。

真戶夫人的事蹟在局內也稍微有所耳聞,就算“梟”這一話題不常出現在搜查官的談話中也是如此——這似乎是大家私下避而不談的話題。一直以來都秉持著尊敬欽佩的心情去看待殉職這件事,這無疑是光榮的。但繼張間在24區殉職之後,這種心情便不知不覺被悲傷所替代。喰種的世界就是一片深不可測的海洋,神秘地不知何時就會冒出怪物來將你吞噬。

而這次,真戶先生就在我眼前被吞噬了。


事後我考慮了很多很多,包括之後繼續在20區搜查的事情,凡是觸及到報仇的想法時,那可惡的眼罩喰種所說的話就會浮現在腦海中,揮之不去。而我也是抱持著此種矛盾的心情見到他的。

越過篠原先生的肩頭看去,有位衣衫不整的少年以一種近乎仰躺的姿勢坐在轉椅上。

那應該是位少年吧。

本還處在疑惑的情緒當中,那少年竟然做出了令人瞠目結舌的舉動……
真是個怪人。就算是事後想起來我也不想多加描述,我寧願當時自己不在場。



他向我打招呼了,名為鈴屋什造的,

少年。




TBC.

2014/08/28

 
   
评论
文字堆積處。

平常是個亂塗鴉的。
無聊來興致了幹點副業,寫點東西,補點腦洞。

開坑快,填坑慢,文筆爛。
↑精准概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