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底洞

雜談

從始至終我都沒說過鈴屋是個好孩子,儘管自己喜歡他喜歡的要死,但他的行為其實很讓我反感,雖然我後來知道這一切都是有緣由的。

143話食用完,我只能說他相對變成了一個好孩子,但他實際並不是。

他肯定還是會樂此不疲地偷竊,對喰種像是玩一樣惡意傷害,殺戮對他來講是種不得不為之的享受,持有感情並不能改變他太多,頂多就是理解了感情,了解了什麼是愛與關心,懂得了篠原并變得圓滑些罷了。

不管怎樣都不能改變什造他有錯的這個事實。不是說被環境逼得他就沒錯了,幼時被喰種虐待是無可奈何,但並不能成為他長大後無法無天的正當理由。


說起來石田筆下感情的定義到底是什麼,還有石田筆下的天使到底又是什麼。鈴屋又是以什麼為基準成為他筆下的天使的?

我不知道,我至今都不知道石田為什麼把什造畫成天使,墮天使嗎?


我對鈴屋幾乎算是矛盾地愛著,甚至正面的有些可怕。有件事真是讓我反復提了又提,就是鈴屋還是學院候補生時,被陷害虐殺小動物一事。一直以來都認為是他做的,最算被誣賴了,但他實際也是參與了。

鈴屋哪是什麼天真無邪的可愛角色,他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不順眼的人都虐待致死,包括曾經拿“那種眼神”看過他的安久姐妹,他也想以最讓兩人痛苦的方式將其虐殺。

他不喜歡的、不感興趣的對他來講都沒存在意義。

實話來講我不知道罵過什造多少次了(。),他是那麼的不懂事,像個什麼都不懂橫衝直撞的三歲小孩子,不自知地開心地活在“媽媽”的影響下。

他逃不出來的。就算最後懂得了感情,鈴屋照樣也是個悲劇。他還是會愛著他的“媽媽”,而好好表現。他喜歡解體,這是改變不了的。


喰種里哪個角色不是悲劇呢?


天我就是矛盾死……知道什造是個無可救藥的孩子還是愛著他。

對於政道也是如此……明知道他表面上全是懦弱與自卑,卻還是會被他骨子里的那份強勁所感染。

至於鈴屋到底哪裡惹人喜愛了,我實在也是答不出來……我還就這麼稀里糊塗愛了鈴屋一年多到現在都說不出來為什麼……



啊啊昨晚上更新了個文坑,為此去翻閱了漫畫青桐樹部分找細節,發現一個石田的伏筆,也可能是因為作者是石田才會不自覺會多想吧(。

73話里,介紹平子時有寫平子跟著有馬討伐了“小丑面具”的喰種集團,而實際後來石田在111話畫到了平子跟隨有馬去四區討伐“小丑面具”……雖然當時想的是伊鳥(台譯:系璃)跟小丑是認識的人——從在四區就開始認識的,所以並沒多考慮。不過現在仔細想想,有馬他們要對付的是小丑,而伊鳥/唄他們卻主動迎擊……早該猜到他們是一夥的才對…………()

還有56話里……滝澤其實早就提到曉了,只是沒點名罷了……我當時一直以為是在說亞門……回去看發現其實滝澤跟法寺說的是曉。

不法寺你一直這麼看著政道跟曉真是wwwww說起來一直默默在細節處關心政道的,只有法寺吧…曉跟亞門都看不見政道的內裡一面……啊啊法寺我愛你噢❤(神經病


開的那個文坑,其實是以亞門視角寫的。也包括寫了亞門對真戶的感情,雖然實在把握得不好()

然後啊,我才發現CCG為啥這麼多死神……石田你形容詞匱乏啊(x)多納特把真戶稱作為死神一樣的搜查官,而CCG的死神是有馬,但塔羅牌死神牌是鈴屋…………要說的話真戶其實跟鈴屋很像卻又不太一樣。被稱為死神可能真戶是長得比較死神吧((並不


啊不石田快來打我臉。

我真的是說啥預測就會被打臉,猜劇情怎麼都猜不對。

之前看某一話情報小圖死都說曉不可能去主動吻亞門,結果大圖出來還真是……………………………………

然後之後猜篠原會便當,結果過了兩話就被梟給ry了……後續的各種劇情都讓我以為他便當了……結果他最後沒便當……(雖然變成植物人也沒好到哪去

然後我又猜政道亞門不會死,只是被抓走了,隔了一周就給我搞完結………………

被打臉打的心塞極了。

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信任哪裡去了((x


啊說了半天其實都是沒重點的胡言亂語,想到什麼說什麼而已。

每次碰到喰種總能雜七雜八說好多一定是精力太旺盛,我複習數學去了。

 
2014-09-15
/  标签: 東京喰種
   
评论
热度(2)
文字堆積處。

平常是個亂塗鴉的。
無聊來興致了幹點副業,寫點東西,補點腦洞。

開坑快,填坑慢,文筆爛。
↑精准概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