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底洞

我在台下仰望你。


你的身後有著漫天閃爍的繁星。

我想這些可愛的精靈一定襯托著你紅潤的臉龐。


你背對我,你面向他。


這個時刻,就要停止了。











像是被嚴冬中凜冽的風吹痛一樣,我的眼淚,竟不由自主地啪嗒啪嗒。


我是台下不起眼的觀眾,你是亮麗舞台上的芭蕾舞中的天使。

不斷地旋轉,旋轉。

直到我再也分不清方向。


那天,我看見了。

背對我你踮起的腳尖。

被拒絕後受傷弓起的後背。


我聽不見對話,但我知道,天使該離我而去了。


一直以來,我看著的,除了你,再也想不出第二個了。

你那麼強勢地闖進來,現在卻又全身而退。











你皺起眉頭,還是那樣好看。

美得我想伸手去撫平褶皺。


我知道你在想著什麼,掛念著別的誰。

就算曾經與你一起並肩作戰的是我。


你始終注視的,就只有他。

包括手機上垂掛著的那個不該屬於你的東西,也恰到好處地證明了這點。


我只是傻傻的不願相信,逃避那天親眼所見的事實,直到最後發現自己永遠只能當陪襯的配角。

以觀眾視角,欣賞著曼妙的演出。


我執拗地逃走了。

不知是想逃離有著刺眼光芒的你,還是想為了你去保護你所牽掛的人。


我大概是個滑稽的小醜。











就算落得這般下場,我也無法確信你能聽見我刺耳的哭號。

體會我的痛苦。

心靈上,肉體上。一切一切。


這個故事已經結束了。


我在台下仰望你的獨角戲。











-----------------------------------------------------------------------------


產出了個神經病的玩意。

我也不清楚這是個什麼鬼。


為什麼我的政曉發糖難……打死我。

以前搞LP的時候常常聽人說,正篇已經很虐,同人要來點糖治愈,但我自己碰到這情況還是吐不出糖啊……

可能我畫圖撒糖粒,寫文下狠手吧(錯覺



 
   
评论
热度(1)
文字堆積處。

平常是個亂塗鴉的。
無聊來興致了幹點副業,寫點東西,補點腦洞。

開坑快,填坑慢,文筆爛。
↑精准概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