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底洞

20151023


  今天的晚餐是白吐司配上濃郁的巧克力醬。
  鈴屋什造需要在醫院六點半的訪客時限前趕到那裡,而現在只剩二十分鐘,他還困在電車車站裡進退兩難。車站的指示牌上寫著下一班電車還有2分鐘進站。
  他快速地嚼完最後一片麵包後,順手將剩餘的巧克力醬從罐子里挖出來,一股腦地倒進自己的嘴巴裡。
  這番舉動不禁另旁人嚇了一大跳。
  「開什麼國際玩笑,我剛才看見有人生吞了大半瓶巧克力醬,而他或者她竟然不覺得甜到膩死。城裡人真會玩!」圍觀的人在手機上敲下這段文字。
  列車進站了,鈴屋笑笑地將空罐子塞進了口袋裡,從擁擠的人群中間穿過去,在車門即將關上的前一秒順利踏進了車廂,留下那群人目瞪口呆地望著這邊。
  真是幸運極了,他在五分鐘前到達了醫院住院部的前台。護士小姐將這名熟悉的訪客的名字寫在記錄簿上,用笑容默許他前往1301房看望篠原先生。
  篠原幸紀正躺在床上看著早些時候亞門送來的搜查報告,亞門前段時間受他的推薦前往8區支援搜查,今天剛剛調回20區便前來看望他了。篠原見到搭檔推門而入,將報告輕輕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你差點遲到了,什造。」他示意著那個男孩搬著椅子坐到他的病床身邊,「今天咱們來講講昆克吧。」
  自從青桐戰之後,篠原為了養傷臥床了很長一段時間。鈴屋大概每隔一兩天都會到這間病房裡補習,以便應對半年後的升等考試。
  鈴屋起先不願意配合,當知道必須要升等才能允許擁有自己的昆克這件事之後,便開始乖乖按時報到了,但他一直都不知道篠原先生說的是真是假。
  篠原可以看見來人突然眼前一亮,立刻規規矩矩地在他的面前坐好了。看來這個內容足夠引起他的注意。篠原在心中自信地笑了笑,清了清喉嚨準備應對接下來的一個小時。

 
   
评论
热度(14)
文字堆積處。

平常是個亂塗鴉的。
無聊來興致了幹點副業,寫點東西,補點腦洞。

開坑快,填坑慢,文筆爛。
↑精准概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