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底洞

20151206





  真戶曉不知道怎麼拯救面前這個人,或者應該更名,稱其為喰種更為恰當。

  不對稱的眼眸透漏出他的特殊身份。左邊那深紅色的眼瞳令人忘卻了他本來的瞳色,那溫暖如夏末的茶色枝幹般的顏色此刻早已無處可尋,從眼眶中溢出來的是滿滿的糾葛,直勾勾地對上真戶的視線。
  花白的髮絲凌亂地散落在帽兜的陰影之下,他保持著微不可察的笑容,空氣中充斥著苦澀的味道,真戶吞了一口唾沫,思索著該怎麼樣切斷目前兩人彼此間的隔閡。昔日,昔日如此熟悉的那個人,以一個全新的身份,再一次站在了自己眼前。而這回是他所選擇的。
  這次他並沒有匆忙地逃離啊。真戶想。
  他看起來並不是很好,雖然拍賣會討伐作戰時見識過他一副神采奕奕的樣子。
  似乎變得頹廢隨性了,很難想象住在這幅身軀內的那個人,曾經連領帶有沒有擺正、西裝有沒有熨直這類事情都锱铢必较。從前的氣質蕩然無存,真戶如果不是那麼了解這個人的容顏,也許根本認不出來這幅模樣的他吧。

  她有點想伸手觸摸這令人陌生的男子,二話不說將他緊緊摟在懷裡。這種時候又何必站明各自立場,來一場無聊的談判或者打鬥呢。現在在這裡的兩個人,只是久未謀面的朋友;不是白鳩,也不是喰種。
  奇怪的是真戶曉控制不住自己的淚腺,很少哭泣的她又再一次爲滝澤政道這個人流下了眼淚。她自己也搞不懂是為什麼,但滝澤政道透過衣料傳遞過來的熱度完全能夠抹煞真戶的一切疑問。她不去猜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有多艱苦難熬。這短短三步的距離,等了三年,她才終於邁了出去。
  如果能不考慮現實因素,只憑著感性思考的話,她一定會放過政道的。她從沒想到確認他的存在能令人如此欣喜若狂,就算要她站在這塊搖擺的浮木上做出選擇。
  但真戶很清楚,擁有主導權的不可能是她。下一步棋該怎麼走全憑現在懷中這個男人的意思,她不喜歡被動的身份,卻也清楚的認識到這是無可奈何。

 
   
评论
热度(18)
文字堆積處。

平常是個亂塗鴉的。
無聊來興致了幹點副業,寫點東西,補點腦洞。

開坑快,填坑慢,文筆爛。
↑精准概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