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底洞

【遲到的情人節賀文】Wouldn’t It Be Nice. | CP篠什

※文章內容涉及漫畫劇透,動畫黨慎入!!!

※CP爲篠原×什造。非愛情CP向!!!

※時間線設定爲漫畫第二部『東京喰種:re』,即什造爲上等搜查官/黑髮狀態。

※妄想/打臉向。(自認為)不虐!

 

首發在鈴屋什造吧。正文如下:

----------------------------------------------------------------------------

 

 

 

 

       現在是午後三點,鈴屋什造剛剛在無人的巷子裡討伐了代號爲924號的喰種。

       這回解決喰種的速度快得異常,連搭檔阿原二等都沒怎麼反應過來就已經結束了。此種狀態的鈴屋,在與阿原搭檔的過程中偶爾會出現,只是偶爾——一聲不響地一個人開始追蹤,對峙後簡單利落地給予喰種致命一擊,最後,不解釋任何事情地離開現場。鈴屋對後趕來的半兵衛說著讓他先回支部報告,下一秒,轉身就消失在了路口的轉角處。阿原只得呆呆地看著躺倒在地的「924號」,長籲了一口氣,無奈地通知了13區支部過來進行後續處理。在返回13區支部的路上,阿原特意饒了些遠路,去了一趟醫院。

 

 

       鈴屋一個人搖頭晃腦地走在街道上,不時地向四處張望。

       儘管現在是平日的午後時段,這個街區也熱鬧非凡。正值放學時間前後,街上不少身著校服的學生在到處遊蕩。熙熙攘攘的,正如它平時的模樣。與鈴屋擦身而過的女子高中生三人,熱烈討論著關於情人節巧克力的事情,隨後便轉進了主幹道路右手邊的超商。鈴屋也突然改變閒逛的方向,跟在三人後面進到了商店內部,隨手從裝飾漂亮的巧克力貨櫃上選擇了最為便宜的一款,並在付完款後的收銀台前,立即拆開了精美的包裝,將棕褐色的糖果送入口中。

       幸福的表情立刻浮現在鈴屋的臉上。略帶點苦味的巧克力在口腔內融化,留下濃厚香甜的氣味。很明顯地,鈴屋這個愛吃鬼十分滿足,就算不用嘴說也能從表情中看出來。在收銀員投來的疑惑目光之下,他一塊接著一塊往嘴裡塞,大概已經在內心呼喊著「好好吃!」了吧。大約五分鐘後,什造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出了商店。摸了摸口袋剩餘的錢,也許還夠去趟動物園,於是他決定搭上去往上野的山手線電車。

       這是他一時衝動所做的決定。

       上野動物園,他已經有兩年沒去過了。不,也許三年。他記不清楚了。時間的長短對他來講沒什麼太大意義,包括現在連能不能在售票截止之前趕到,他也不清楚。

       上一次去那裡,似乎是在對「梟」的驅逐作戰前。印象中是畫了長頸鹿先生的剖面圖,卻不知道扔去哪裡了,也許被遺忘在家裡散落在角落的那堆雜物之中吧,翻翻應該能找到。不過那並不重要。那是段美好的時光,閒到可以到處吃喝玩樂——雖然現在也常常這麼做——不用考慮什麽太多的事,日子自然過得輕輕鬆鬆。現在卻不同。零花錢少得可憐,雖然工資漲了不少。黑磐特等比篠原先生吝嗇多了。

       鈴屋上等現在所負責的13區,是個熱鬧的商業街區,與之前負責的安逸平靜的住宅區不同,喰種私下的活動頻率十分頻繁,當然相應的工作也就接踵而來。不過還好,「狩獵喰種」對什造來講是件可以稱得上愉悅的事情。

       往日平時,比如偷懶的時候,鈴屋總喜歡登上屋頂發呆,或者穿梭于錯綜複雜的巷子,在隱秘的巷口處尋找藏有美味甜點的咖啡店,並在下次與篠原先生的共同行動中,毫不客氣地使用他的錢包。無論什麼時候,篠原都只是無奈地笑著任由他去,然後留著一個人摸著日漸乾癟的財布感歎生活。現在也不例外,鈴屋還是常常來往于咖啡店之間,坐著喝點東西吃點餅乾,再一邊消耗口袋裡的美味棒庫存。這就是他平日最基本的消遣活動。與半兵衛同行的時候,偶爾也會偷懶向後者要點零花錢坐到店裡休息,完全沒有在在乎所謂的前後輩關係。令所有鈴屋班成員感到不解的是,阿原半兵衛似乎對鈴屋的此種做法沒有任何異議。

       是的沒錯,鈴屋班。現在的鈴屋什造,已經能獨當一面地帶領一整個搜查班了,就像當初的篠原一樣。忽略搭檔阿原對鈴屋的百般照顧這點的話。

       一切與幾年前已經大不相同了。

 

 

       鈴屋什造從口袋裡掏出零碎的銅板的時候,售票處上方掛著的時鐘指針正好指向三點五十五分,距離售票截止還有不到五分鐘。在售票小姐的熱情提醒及催促下,鈴屋急急忙忙地入了動物園。

       他其實沒有想好來這裡做什麽。

       不知不覺地又晃到了那個大籠子面前,裡面的長頸鹿先生咀嚼著樹葉,懶洋洋地向外面張望。跟上回的情形不同,他並沒有帶上他的畫本,心愛的蠟筆當然也沒有。於是鈴屋乾脆蹲坐了下來,盯著長頸鹿先生滑稽的吃相發呆,反正也沒什麽事情好做。

       就這樣放空思緒,漸漸記起來了一些事情。從記憶深處找到的。不知道爲什麽,動物園總是個能勾起鈴屋過往記憶的地方——

       「我們…又被選為大型作戰的成員了呢。是某個喰種的驅逐作戰。」

       「這次說不定真的會死呢。」

       「什造,你要是死了的話,我會難過的。」

       「…是嗎。

           啊,你本來就是這樣子的嘛…」

 

       在那次對「梟」驅逐作戰之後,鈴屋進行了為期半個月以上的休養。起初鈴屋根本無法安靜待在病床上,是經過一大群搜查官的恐嚇、勸阻等各種手段之後,才漸漸放棄抵抗主治醫生的告誡,不再三番五次地試法溜出病房,而是躺在軟綿綿的病床上悠閒地吃著糖果。鈴屋心裡到底是怎麼的波濤洶湧,旁人也不得而知吧。

       那次作戰,CCG方面傷亡慘重,後續善後工作也讓局內忙得不可開交。抽空前來探望的真戶曉,帶來了政道與亞門殉職的消息,這是鈴屋第一次得知當時其他戰場的戰況。在那之後陸續還有黑磐特等、五里二等等幾位搜查官前來探望,順便告知他關於調職的安排。

       也正是在這段時間,局內正在嘗試新的赫包使用方向。組建Qs班的想法同樣也是在此時被提出的。什造自願接受了斷腿再生的手術。當然是以實驗小白鼠的立場。鈴屋什造對痛感十分遲鈍,擁有這樣的實驗體對CCG方面來講自然是再好不過了,尤其目前什造面臨進退兩難的局面,不是治好腿就是隱居幕後。按他的性格,毫不意外地選擇了前者。沒什麼好失去的了,而他也相信執行手術的地行博士。

       那大概是自幼時被白鳩救出以來,休息過最長的一段時間。

       遠離了媽媽,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成為喰種搜查官養成學院的候補生,因和修議長的特別允許而進入喰種對策局工作,與篠原先生組成搭檔關係,進而一起參加了大大小小的作戰行動。

       在晋升等級筆試考試前,篠原幸紀陪著鈴屋熬夜苦讀。

       在CCG局內懸掛著的老照片前,篠原向鈴屋耐心講述著慶功會上的趣事。

       在20區的街道上,鈴屋與篠原“約法三章”。

       在24區“打地鼠”時,鈴屋使用著篠原所轉授的庫因克,完美完成了實習任務。包括現在,那把小刀還留在身邊。

       幾乎那之後的所有所有,都有名為篠原幸紀這個人物的參與。

       這是他在休養期間才意識到的事。

 

       回過神來,園內已經響起了「回家」的悠長旋律。鈴屋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在回去前,探望一下篠原特等吧。這麼想著,在醫院前面的街口,偶遇了搭檔阿原。

       「——半兵衛。」鈴屋探著身子向阿原招手,「半兵衛也來探病嗎?」

       「鈴屋前輩。」

       「我來探望篠原先生的~」鈴屋笑著說道。

       聽到這句話,阿原點點頭,在猶豫是否要自己一個人先行返回支部的時候,這句話卻脫口而出,「前輩如果不當搜查官的話,現在會在做什麽呢?」

       話一出口阿原就有些後悔,不過被提問的人除了略微驚訝外,似乎並沒有感到不適。鈴屋眉頭微皺的神色一閃而過,然後像是完全沒認真思考這個問題一般,口氣輕鬆地回答,「依然還會是個搜查官吧。」

       「除了這個,我沒什麼好做的了~」

       留下這句話,鈴屋朝醫院病房走去。阿原不知道在什麽時候也跟了上來,輕聲在後面說了句「不好意思」。

 

       阿原並沒有跟著鈴屋前輩進病房。而是背靠著牆壁在門外等著,看著醫院走廊上來來往往的繁忙的護士。這個空間,現在不需要有任何人來打擾。

       鈴屋從口袋裡掏出剛才動物園的票根,輕輕地放到了病床旁的桌上。桌上擺著新鮮的紫紅色花朵,為這個放眼過去全是一片純白的房間增添了一絲生氣,釋放出的淡淡清香與醫院獨有的消毒水氣味混合在一起。病床上的人規律地呼吸著,胸口隨著儀器的顯示那樣上下起伏著。

       病房內的一切都有人悉心照料,與之相比顯得突兀的就是篠原特等逐漸留長的頭髮。前髪已快蓋在了額頭上,孤獨感好似在慢慢地從髮梢中間鑽出來。CCG放棄了他?這位曾經英勇善戰的將士。

       放在過去,誰也不會相信,這樣一個擁有赫赫戰績的特等搜查官,餘生只能戴著呼吸器,閉著眼沉睡在這張病床上,與「不屈」這個稱號毫不相關地孤單一人死去。不是在戰場上,而是在這個小小的,純白的房間內。靜靜的,一個人。

       鈴屋並沒有做什麽,只是如有所思地看著病床上的人。只有在這個空間裡,他才不是作為搜查官鈴屋什造存活著,而是以“篠原特等的最後一個搭檔”這樣的立場站在這裡。

       除了「晚安」沒有講任何的話。

       一段時間過後,他便安靜地離去了。

 

 

       出了醫院,鈴屋恢復成了往日的狀態,在街道上蹦蹦跳跳地行走著。然後毫無預警地忽然開口,將話題帶了回去。

       「半兵你呢~如果沒有那個促使你成為喰種搜查官的誘因,你現在會在做什麽?」

       阿原聽了這個問題,陷入了沉思。如果沒有遭遇喰種的襲擊。如果父親沒有被喰種奪去雙腿。如果沒有進入喰種搜查官養成學院。如果沒有遇到鈴屋前輩。如果……

       「明天是情人節呢~」還沒等阿原回答,鈴屋就硬生生的切斷了這個話題,「不知道今年還可不可以收到美鄉醬的巧克力啊——」。阿原默不作聲地跟在後面,盯著鈴屋的蹦跳的背影,心裡不斷重複地想著:一定要成為能夠保護鈴屋前輩瘦小脊背的優秀搭檔,不能成為他的弱點。我不能再如此膽小如此懦弱…

       「好!去逛一圈甜甜圈店!然後再回去。」

       鈴屋的這一聲“下令”,將阿原從自己的執念當中扯出來。

       又來?!雖然這麼想著,阿原還是乖乖地跟了上去。今天的錢包可能要大失血了,可是那又怎麼樣呢。

 

 

       「死亡,亦或沒有。

          都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

       是這樣嗎?

 

       You know it seems the more we talk about it?

       It only makes it worse to live without it.

       But let's talk about it.

       Wouldn't it be nice!

 

 

----------------------------------------------------------------------------

最後引用的插曲爲The Beach Boy的Wouldn’tIt Be Nice / 豈不更好

試聽請點此處


歌詞如下:


Wouldn't it be nice if we were older
如果我们都能更老一些,那该有多好
Then we wouldn't have to wait so long
那样我们就不必非要等这么久
And wouldn't it be nice to live together
如果我们能在一起生活,那该有多好
In the kind of world where we belong
在这世界某处只属于我们的地方
You know it's gonna make it that much better
你知道那一切都将会更美好
When we can say goodnight and stay together
如果我们能互道晚安并相守在一起
Wouldn't it be nice if we could wake up
如果我们能一起睁开双眼
In the morning when the day is new
在每一个新的早晨,那该有多好
And after having spent the day together
在共度了一整天后
Hold each other close the whole night through
我们仍能一整夜都紧紧拥着彼此
Happy times together we've been spending
如果快乐的时光我们总是一起度过
I wish that every kiss was never ending
如果我们的每一次接吻都永不结束
Wouldn't it be nice
那该有多好
Maybe if we think and wish and hope and pray itmight come true
如果我们想的希望的祈祷的这一切都会实现
Baby then there wouldn't be a single thing wecouldn't do
那么宝贝,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了我们不能够办到的事
We could be married
或许我们都已结婚
And then we'd be happy
有着拥有彼此的快乐
Wouldn't it be nice
那该有多好
You know it seems the more we talk about it?
你知道当我们更多的谈论这些美好的愿望
It only makes it worse to live without it
就会更加难以忍受它还未实现时的生活
But let's talk about it
但是就让我们谈论它吧
Wouldn't it be nice
那该有多好~

 

----------------------------------------------------------------------------

最後用一些閒話結束:

       我在想,亞門失去真戶的心情,與什造“失去”篠原的心情有什麽不同。曉失去政道時又是怎樣的心情。

       在那之後呢?亞門自責未及時趕到現場支援真戶嗎?什造自責雖然在眼前卻沒有保護到篠原嗎?曉自責沒有在當時義正言辭地攔住政道嗎?

       不知道的太多太多,我只能以一個局外人的眼光,去揣測他們的心境。

       什造在13區過得很開心吧。總覺得來到這個區,有點黑磐的原因。“阿嚴”一定是在幫篠原照顧這個孩子吧!想到黑磐班溫暖的各位,就稍微妄想了一下五里每年都會買義理巧克力送給13區的大家。整篇文章腦補的東西很多,日後估計會被作者用力地打臉……

       寫的很爛我知道。我生生憋了好久,兩天之內來來回回修改了好幾次,怎麼寫怎麼不對,現在產出的東西,也只是相對滿意的成品而已。再次說一聲,遲到了非常抱歉(土下座)。不過情人節當天看這種內容的話,ok嗎?

       我自己覺得是治癒向啊!如果有人能懂我的意思那就太好了。

       感謝閱讀!



全文完成於2015/02/14 25:23

 
   
评论(2)
热度(18)
文字堆積處。

平常是個亂塗鴉的。
無聊來興致了幹點副業,寫點東西,補點腦洞。

開坑快,填坑慢,文筆爛。
↑精准概括。